作为一个码农,多年来我时常提醒自己思考这两个问题:编程的本质是什么、技术的本质是什么。做语雀的过程中,渐渐多了一个新思考:产品的本质是什么。通过学习知名产品的成长史、产品经理方法论,发现答案可以有:
但总觉得这些答案缺了点啥,在它们背后应该还有更本质的东西。可究竟是什么呢?一直没找到比较满意的答案。最近偶然看到下边这则小故事,颇受启发。
苏格拉底的父亲是一位著名的石雕师傅,在苏格拉底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他父亲正在雕刻一只石狮子,小苏格拉底观察了好一阵子,突然问父亲:“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好的雕刻师呢?”
“看!”父亲说,“以这只是狮子来说吧,我并不是在雕刻这只石狮子,我是在唤醒它!”
“唤醒?”
“狮子本来就沉睡在石块中,我只是将他从石头监牢里解救出来而已。”
—— 一万次的灌输,不如一次真正的唤醒
“唤醒”,平凡无奇的两个字道出了教育真谛,也暗合哲学家们关于“本性”的探讨。的确,每个孩子都是自然的结晶,在他身上蕴藏着巨大的内在天赋和能量,而教育就是发现、唤醒、激活它们的过程。
这两年做语雀,渐渐发现:产品和艺术品一样,是人们生命的延伸,它们不仅是工具,更是一个个有温度的生命体,透过它可以感知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和灵魂;产品的本质和生命的本质是一样的,没有标准答案,只有持续的进化与升华。也逐渐体会到:

产品如人

在中国传统哲学中,源自易经的“天人合一”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在这个宇宙观下天地万物都是有生命的。这个理念并非只存在于中国传统哲学,类似想法也在出现在东西方很多哲学思想中。比较有趣的是:科幻大师阿西莫夫在 银河帝国 中设想的银河系智慧和文明的最高形态 盖娅 就是由有机体和无机体共同构成的生命体,类似设想也被用到了一些科幻电影,比如:阿凡达 中的 潘多拉星球
Pandora Planet - Avatar
在这个观念的启发下,我最近在思考:假如一个产品也是一个人,将会怎样?顺着这个视角看产品,很自然地发现:
这个视角转换让我豁然开朗:
庆幸的是,做语雀的过程中我们误打误撞地走上了“产品如人”这条路,一开始就把它当成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人来对待,只不过当下的实践还非常浅薄。在做人方面,关于如何成为大师,我最喜欢 Eric S. RaymondHow To Become A Hacker 中提到的方法:
To follow the path:
look to the master,
follow the master,
walk with the master,
see through the master,
become the master.
这也正是做产品的秘诀:追随大师足迹,学习、模仿并成为大师级产品。相信不少眼尖的用户已经注意到:语雀有很多 GitHub 的影子,其实这正是我们向大师学习和致敬的体现。“取众家之长”是语雀设计功能的重要方式,在针对一个用户场景设计功能时,我们会推敲市面上已有产品的做法,推敲其设计逻辑,演绎出多种不同的解决方案,然后找出最适合语雀产品定位、用户特点的解法。

还原产品本相

每个人都有一颗不甘平庸之心,希望成就一番伟业,被众人敬仰。同样,每个产品设计者都有改变世界的美好愿望,希望做出名扬天下、用户众多的产品。但我们要接受一个事实:受天资、环境、机缘所限,绝大多数人终将平凡,身为普通人,我们能做的只有回归本我,逐步找到自己在世界上应有的位置,在平凡的岗位上给世界带来微小而美好的变化。产品亦是如此,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产品会形成一个和自然界类似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并不是所有产品都能有庞大的规模、海量的用户,很多产品注定只能是中小型产品,就像草原上有大树小草、大象蚂蚁一样。
做好产品的关键绝不在于挖空心思去琢磨如何让用户、流量飞速增长上,而是要回到产品本质上,找到产品在行业应有的位置,看清它在生态系统中究竟是一颗大树还是一株小草,然后像苏哥拉底的父亲唤醒石狮子那样去唤醒它,去发现并还原它该有的样子,踏踏实实地把它的本相呈现给用户,借助合理的运营让产品触达目标用户,让用户增长成为自然发生的一件事情。
回顾语雀走过的历程,在还原产品本相之路上,有三点非常重要:

疏通产品经脉

人体内有气血运行的经脉,经脉不通,人会生病。产品中其实也存在着一条条经脉,它们通过一个个功能点串联起来,满足特定场景下的用户需求,让用户可以流畅地在产品中完成想做的事。产品经脉不通,用户用起来就会觉得很别扭,从而引发大量反馈,反馈越多越频繁之处越是经脉堵塞严重之处。这些问题如果得不到及时处理,产品就会生病。如果此时还持续加功能,就会陷入恶性循环,久而久之产品就会大病,用户也会逐步对产品失去信心。
曾有一段时间,我们对待用户反馈的策略偏向于“堵”,让用户去适应产品,比如:
“堵”不仅仅没有解决问题,还让我们把精力耗费在重复向用户解释:要完成某项任务该怎么操作、为什么功能是这样设计的。然而用户是不听解释的,他们的真实感受是“这产品太反人类了”,他们要的是高效地在语雀完成工作。后来,我们借鉴了 大禹治水 的做法,换了一种策略:让产品去适应用户,采用“疏导”的方式将反馈转换为需求,而且制定了“暂停新功能增加,将已有功能做好”的策略。具体落实在这几件事上:
大禹治水
经过几月的优化,产品经脉在一条条打通,用户反馈在产品用户增加的情况下反而有减无增。但仍有很多经脉还未打通,毕竟修路是需要花时间的,我们会持续努力,希望有朝一日能把帮助文档彻底下线。随着基础功能体验的逐步提升,产品口碑也有所好转,我们也能将精力逐步收回到产品核心能力打磨上了,比如:研发新编辑器根治这块的各种疑难杂症,针对知识库的不同使用场景设计专属功能和展示。

行无我之道

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古人为词,写有我之境者为多。然未始不能写无我之境,此在豪杰之士能自树立耳。
—— 王国维 · 人间词话
生而为人,人们接受了太多“万物之灵”的熏陶,自我意识已根深蒂固地刻在骨子里,不经意间就会体现在言语行为中。产品是人创造的,也难逃自我意识的束缚,其设计者或多或少都会在产品中注入自己的意志。当然,这并不妨碍做出一流产品,正如有我之境也有很多一流诗词一样。但要做出有生命力和时空穿透力顶尖级产品,停留在有我之境是不够的,还需要突破我执,以无我之态重新认识行业、产品和用户,逐步还原产品本相。
做语雀之前,见惯了公司内外各种只生不养的产品,不可否认它们有其阶段性存在的意义,但我更欣赏的做法是:一个产品,你可以选择不做,一旦选择做就该尽力做好,负责它整个生命周期。选择做语雀就意味着者决定承担责任,为了避免只生不养,我们倡导每个成员把它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这个视角虽然能增强产品责任心,但也让我们陷入了为人父母常见的一个错误:把个人意愿强加给孩子,努力把他变成父母期望的样子。更让人头疼的的是:团队有很多人,每个成员都希望产品按自己的意愿设计,朝自己期望的方向发展,平衡这么多个人意志本身就很难。大家常常为不同使用习惯下的功能设计方式争得面红耳赤,也会为产品该往哪个方向发展而迷茫。这些不完全相容的个人意志,就如同令狐冲体内的八种真气一样,把语雀变成了各路高手的演练场。在这些“父母般的爱”的影响下,我们尝试了语雀的各种可能,针对很多场景设计了功能,渐渐地把它变成了功能庞杂、使用复杂的系统。所幸语雀的产品骨架一直以来很稳定,用户的容忍度也比较高,最终才没被压垮。
今年 6 月份开始,我们尝试着换了一种视角:把语雀当成一个自然人来看待,而作为产品实现者的我们是它的好朋友,与他一起成长和进步。这个视角转换让我们逐步放下了强加给它的个人意志,开始以平等的姿态对待它,去寻找与它更好的相处方式。于是,我们开始放缓前进的脚步,停下来思考:这位好朋友的特点是啥,往哪个方向发展比较好,它当下遇到什么问题,我该怎么帮助它,我和它怎样才能共同进步。大家讨论问题的方式不再是争吵说服式,变成了启发研讨式,一起探讨问题的本质和当下最好的解法。在产品方向上,最终选择聚焦在“文本类知识创作与分享工具”这个方向,把知识沉淀、项目文档、博客专栏、个人笔记四个典型场景一个个做透。
Steve Jobs:Apple Inc. Zen CEO
以无我之态做产品,需要我们:以 禅者之初心 去面对产品所属行业,带着空杯心态去学习和实践真知,透过各种幻相去领悟产品本相;像哲学家一样去思考产品的内在本质,从看似困难重重甚至没多少机会的行业中找到位置和方向;像科学家一样拥有探索世界的好奇心和洞察力,从平常不过的用户使用细节中分辨出产品的可优化点,从千奇百怪的用户需求中抽象出产品的内在逻辑;像艺术家一样善于发现自然、人文、科技之美,把它们融入产品,让产品也可以和艺术品一样美...

用心打磨产品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句寻常不过的鸡汤其实已经道破了做产品的不二法门:用心。然知易行难,做个有心人其实蛮难的,需要知行合一,在不断的人生历练中修炼。用心做产品就更难,因为产品的背后是一群人,所以不光只是自己用心就够了,还需要让整个团队一起来用心打磨产品。
提到用心做事,印象颇深的是一位朋友多次讲给我的一个 日本老人木村秋则种苹果 的传奇故事。虽然每次我都跟他说:“这有啥稀奇的,中国农村的老年人千百年来不都这样种东西吗?”话虽如此,但在高度工业化 + 人多地少的日本,原生态的环境远少于中国,像这位老爷爷这样种苹果还是难能可贵的。他的事迹被拍成了电影:奇迹的苹果,出版了两本书:蘋果教我的事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 ,他本人也在 TED 分享了:Miracle apples
Akinori Kimura
当然,木村秋则只用心做事的一个案例,古今中外这样做事的人还有很多。然而,在互联网这个年轻的行业,数十年如一日、踏踏实实用心做事的团队还真不多,这也正是互联网产品生命周期普遍比较短的一大原因。受 Facebook 等硅谷明星公司的影响,Growth Hacking 在互联网圈已被奉为做产品的无上秘诀。但自然界有一个铁律:万事万物都有其生命周期和增长边界,能无限增长恐怕只有数学中的 无穷 。Growth Hacking 绝非产品的关键,数据只是了解用户、了解产品健康度的手段,硅谷互联网企业崛起的背后更关键的是其文化和社会环境,其文化源头可追溯到美国的 清教徒文化 。作为产品设计者,一味追求高增长会让产品失去本心,从而走向没落甚至灭亡,这样的案例太多了。做产品时如果满脑子想的都是用户、流量、盈收等数字指标,将很难触摸到产品的灵魂,控制不当就会让产品沦为流量转换器,比如:马蜂窝的数据造假风波Facebook 的数据泄露危机只求增长、不行管制的 RedditTheranos - 90亿美金估值独角兽的陨落...
那么,怎么才算用心做产品呢?汗颜的是:语雀当下还远远达不到“用心出品”的水准,我们还在向所有匠心打造的产品取经,还在追随所有像木村秋则这样用心做事的凡人的脚步,当下能分享的仅仅是正在实践的一些做事方式:
虽然很难去定义用心做产品,但当你发自内心地这样做时,你不会再去等别人安排工作,不再为 KPI 所累,更不会为升职加薪而工作。你将变成工作的主人,把绝大多数精力花在思考和实现产品上,愿意与产品同甘共苦,用足够的耐心、勇气与信心把产品该有的模样一点点打磨出来。渐渐地,你的身上会散发出与产品融为一体的一种神奇 心流 ,这份心流你的战友、你的用户都是能感知到的,它会渗透到产品的各个角落,在用户使用产品时被感知到,进而形成产品口碑,成为用户愿意把这个产品主动推荐给别人的核心依据。

与用户一起创造美好

人生是认识自己和世界的一场修行,找到并承当天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世界更美好是这场修行中最动人的华章。产品如人,正如“孩子不属于父母”,产品其实并不属于它的实现者,也不属于研制它的公司,它属于使用这个产品的所有用户,是产品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也是社会的一部分。每个产品的产生和存在都是为了解决某个问题,产品实现者要做的是去感知和唤醒产品本相,与用户一起把它该有的样子做出来,通过它与用户一起把美好带给世界。
It is today that we create the world of the future.
每个人都有擅长的技艺,每个企业都有赖以生存的专项技术,这些专长的背后是日积月累产生的知识和经验,它们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宝贵财富。长期以来,知识主要以笔为器、以纸为媒、以书为形在沉淀和传承。互联网的产生,改变了知识的创作、传播与阅读方式,产生了一些新的创作方式和展示形态。虽然已经有很多知识以各种形态来到了互联网世界,但更多的知识仍然存储在人们的脑海中,并未以最合适的形态呈现在互联网上,尤其是一些体系化、结构化的专业知识,到现在仍是以实体书为主。语雀正是为解决这个问题才来到互联网世界的,它为知识创作而生,致力于成为一个安全可靠、简单好用、交互自然、界面美观的工具,让知识可以从人脑顺畅地流向计算机世界,然后借助计算机强大的处理和分发能力让这些知识传播到其它人的大脑。
我们希望与大家一起去探索不同种类的知识在计算机世界的最佳呈现形态和创作方式,还原互联网及 AI 时代知识创作与传播应有的样子。我们也希望语雀能成为每个人在工作学习上的好朋友,大家一起打造一个能源源不断产生新知识的生机勃勃的知识网络。“与知识快乐相伴,与语雀一起成长”是我们的梦,也希望能成为大家的梦,最终达成「让知识等于财富」这个共同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