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一书主要通过对成功人士的考察,采访和调差,回答了大问题,那就是一个人取得成功,靠的是什么?

格拉德威尔在书中一共回答了六个问题,讲了多个场景和故事。


问题1我们通常认为,个体特征的卓越是一个人出类拔萃的根本原因,事实真是这样吗?

答案:个性作用并非一个人取得成功的决定因素。

马太效应

”凡是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新约·马太福音》

成功靠什么

人们通常只想到杰出人士是最优质的种子,但很少想到成材还必须有充足的日照,有深厚肥沃的土壤,有足够的运气躲过兔子和伐木工人。

正是这样的领先优势,进而转化成优势积累,最终让一个人在竞争中胜出。【领先优势->优势积累->竞争胜出】


问题2到底是否存在与生俱来的天赋?

答案:当然存在,但是当天赋达到一定程度时,后天努力的作用更大。【也就是说,天赋存在边际效益递减。只有足够聪明,发挥后天努力的作用更大。】

10000小时法则

第一,根本没有”与生俱来的天才“——花比别人少的时间就能达到比别人高的成就;第二,也不存在”劳苦命“——一个人的努力程度比别人高却无法比别人更优秀。

研究发现,任何一个领域的世界级水平都需要起码10000小时的训练。所以,成功只是别人比你更努力而已。

幸运的机遇对于软件业亿万富翁,摇滚巨星和体育明星并非偶然,而是一种规律。能够把握住这幸运的机遇,需要的背后10000小时的努力训练。

幸运的机遇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在机遇出现的时候,你具备抓住机遇的前提(完成10000小时训练);二是机遇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是社会的转型期,时势造成功。而面对社会的转型期,一个人往往在30岁的时候才有可能具备洞察未来的潜力或者能力。这就是为什么软件行业大佬普遍出生在1954年-1955年,他们在最年富力强的时候正值美国经济步入其历史上的转型期。

历史总能证明,那些获得特殊机遇眷顾的人们总能努力工作,并胜任工作,与机遇相伴的人总能取得非凡的成就。他们的成功并不仅仅是自己努力的成果,更是独特的成长环境促成的结果。

成功 = 天赋 + 个人努力 + 机遇

天赋、个人努力和机遇是一个取得成功的必要因素,缺一不可。天赋,天注定。个人很难去影响它;而机遇又是可遇不可求的,人无能无力。唯有个人努力是完全自己掌握的,但同时,也只有努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有机会触摸到幸运的机遇。

还是那句话说的好,什么是努力啊?努力,就是让你有机会看看自己到底够不够幸运


问题3智商高的人具有更大的潜力,这是真理吗?

答案:当然具有更大的潜力,但是智商也存在门槛效应,即超过一定值后,其优势不再那么明显。

天才之忧

智商决定一切吗?

仅靠智商,很难区分两个聪明的孩子。

书中对聪明的人的定义是:那种能够做出较难的智力测验题的人。

一般来说,一个人IQ得分越高,受教育程度越高,则工资也越高——你可能还不知道,这样的人寿命也更长。

智商与成功只在一定程度上相互关联,一旦某人的智商超过120分,此时更高的智商并不意味着同比转化成更多的现实优势。

既然智力因素仅在某种程度上发挥作用,那么超越这一程度,智力发挥不了作用的时候,另外一些因素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其中就包括充满想象力的心灵

通常我们的智力测验,属于收敛性测试,即将可能性分类,排除其他可能性,并努力找到唯一的答案。还有另外一种测试,叫做发散性测试,是那种需要运用想象力,找到尽量多的、不同的可能性,比如砖块-毛巾测试。

收敛性测试考验的是一个人的智力,而发散性测试考查的是一个人的创造力。

问题4一个人在社会中取得成功,究竟什么最重要?

答案:实践智慧。

如何在社会中获得想要的东西,这也是一个人在社会立足,谋求发展的关键。

心理学家罗伯特·斯滕伯格,把这种能力称为”实践智力”。斯滕伯格的实践智力包括“知道该向什么人说什么花,该在什么时候说,怎样说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这种技能更像一种程序化概念:知道如何做某事,而不需要知道为什么知道,也不需要解释为什么。

这种技能本质上是一种实践能力:这不是关于如何辩解的知识,而是帮你正确了解形式从而获得你想得到东西的知识。这是一种与智商测验所考查的逻辑分析能力完全不同的能力。某种程度上来讲,普通智力和实践智力“相互垂直”:一方存在不代表另一方也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实践智力是一系列可以习得的技能,就像社交常识。

成功靠什么

家庭培养的重要性,家庭培养分为协同培养和自然成长。协同培养模式倾向于“发掘孩子的天分,培养孩子的主动性和技能”。而自然成长模式只是把孩子抚养长大,而把孩子的成长和发展看做孩子自己的事儿。

一般而言,一种模式并不一定优于另一种模式。然而,协同培养最终形成了孩子的“权利”意识,源自阶级优势/文化优势。

亚历克斯具有这些能力是因为,从他的孩童时代开始,父母对他就事无巨细,言传身教,让他明白社会中的游戏规则,并鼓励他去实践,即便在去医院的路上也不放过演练的机会。拉里奥认为就是我们所说的阶级优势。

那么,阶级优势到底什么?

那就是我们只要知道都应该给予的东西:一个帮助孩子获得应对社会的经验的社群。这里面包含了非常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一个人出生的家庭环境及其家庭关系网络

所以说,那些处于下层社会的家庭出生的天才少年,最终几乎没有一个人仅依靠自己的智力获得成功。

父亲与小男孩的故事:

一位父亲告诉儿子,让他想尽一切办法去搬动一个和小男孩体重相差无几的大石头。
小男孩尝试了许多种办法都没有成功搬动石头。父亲最后告诉他,其实还有一种方法他没有尝试,那就是寻求父亲的帮助。


问题5:乔·弗洛姆的机遇何在?
答案:三个启示。启示一,身为犹太人;启示二,生育潮低估之幸;启示三,服装厂和有意义的工作。

乔·弗洛姆的三个启示

成功总有原因。成功人士不可能独自走向成功,他们总是特定地点和特定环境的产物。

对于“异类”,他们时常身处逆境,这些不利因素却常常最终成为他们的机遇之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成功的可能性不来自我们自身,也不来自我们的父母,而是来自我们的时代:即我们在历史上所处的特定地点和所面临的特定机会。

什么是有意义的工作?

如果你在加利福尼亚农场干活,你对食品上了卡车后的所有工作就一无所知了。但如果你在一家哪怕不太大的服装厂干活,即便你的工资很低,工作条件很差,工作时间很长,你仍能接触到成功人士,了解他们的行为,从中你能学会如何建立自己的生意。

自主性、复合性、付出与回报的关联性,以上三点是任何一份称得上令人满意的工作应该具备的属性。工作能满足以上三条标准就被称为有意义。

只有艰苦从事没有意义的工作才称得上艰苦工作。

如果你努力工作,维护自己的利益,运用你的智慧和想象力,你就能在现实世界中实现自己的愿望。这是一个人应该具备的品质。

成功不是随机事件。成功是一系列可预知的,强而有力的优势环境和机遇构成。——格拉德威尔


问题6文化继承和行为模式是否在个人发展道路上发挥决定性作用?

答案:当然会发挥巨大的作用,但并非是决定性的。

勤劳基因与文化

“一年忙到头,吃穿不用愁。“

文化继承是事件背后更强大的力量,它植入人性,影响长存。文化直接决定了我们看待世界的方法和行为模式,其作用如此巨大,以至于没有它,我们将无法认知世界。——格拉德威尔

成功所依赖的优势积累模式:何时何地出生,父母如何营生,成长环境如何决定了你在社会中的是否能取得成功。

努力工作的是所有成功人士的共性,而稻田中产生的文明的精华是,通过努力工作,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和贫穷中寻找人生的真正价值。

KIPP带给我们的启示包括:1,改变需要挑战自我;2,事业上的成功,必须牺牲自己的部分个性。

在本书中所讨论的所有成功者案例都遵循某种可预知的线索。这些线索并不完全是智力因素,也不完全是个人选择和个人努力的结果。这条线索,却确切地说,在某种意义上是”上天的成全“

”异类“是那些获得特殊机遇的人们——是那些耐心等待,当机遇到来就当仁不让把握住机遇的人们。——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