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稿 - 我们的故事.jpg


导读

这是 AntV 发展的第 5 个年头,从 2014 年第一位工程师的白手起家,到 2017 年第一个项目 G2 开源,现如今我们已经有了 7 个产品,几十个项目在 GitHub 上发布,团队的规模也从 3-5 个人发展成横跨蚂蚁多个前端、设计部门 30+ 人员的专业团队。


5 年来的起伏跌宕虽然不能说波澜壮阔,但却是我们生命中永不磨灭的印迹,藉由这 4 分钟的视频与大家分享过去这5 年 AntV 团队所经历的欢喜与失落,专注、专业、坚持,希望对这份匠心的知源,能与大家并肩同行致远。




源起

2014 年是萧庆进入阿里的第四个年头。这一年,他的团队被合并到玉伯的体验技术部。玉伯把他从业务线抽调出来做基础技术。萧庆在这个新战场攻城拔寨。先是参与了一个移动前端库,后来演变成了现在的 antd-mobile。后来又做了一个 antd 组件库 ic components,支撑了当时网商银行的开发。做到最后,发现还差一套图表库,于是花了一个月时间,仿照 HighCharts 做了一个 Acharts。那个年头,萧庆对图表库的想法还只是基于图表类型和前端组件的概念,并没有完整的可视化理论体系。同年,好修加入了体验技术部,和萧庆一起做 ACharts。面对业务端越来越庞大的可视化需求,也看到了数据可视化的价值,玉伯希望萧庆可以专职做可视化。这时的萧庆面临一个困境:图表类型都做得差不多了,之后呢?业务上五花八门的变种图表类型,怎样一个个都支持到?


那个时候,还在百度的 ECharts 才发布了一年,还没有完全火起来,它的作者林峰带着这个热门项目还在全国各地写着代码做着分享。虽然 ECharts 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完善和得到业界认可,但是萧庆没有选择走一样路,因为他觉得一个一个图表类型去开发,是不可能覆盖所有场景的。当时 R 语言如日中天,其中的被广泛使用的是一个遵循“图形语法”概念设计的数据可视化库叫做 ggplot2。萧庆好修嚼完了《The Grammar of Graphics》这本著作,感觉这正是他们想找的答案,于是决定做一个基于图形语法的、更灵活的可视化工具。于是萧庆咨询了集团内几乎所有做过图表的人,可是他得到更多的是挑战和质疑,没有人相信当下有必要或有可能做出这样一个东西来。压力之下,萧庆在三个月后拿出了第一版 G2 雏形。


2015 年初,这套基于 raphel.js 的图形语法雏形被拿到业务上去用,发现性能很差。于是,萧庆不得不开始自研底层渲染引擎 G。到了 15 年下半年,当时还是小姑娘的再飞加入了进来,G2 开始向 2.0 升级。再飞接到的第一个需求是做标度比例尺(scale),辛辛苦苦做了一个月都被萧庆狠狠拍了回去。再飞发现可视化的门槛比她想象中高太多了,偏向虎山行的她陆续负责了地图多边形、统计函数等众多功能,甚至主动接手了底层 G 和图表组件,名正言顺的成为了 G2 最核心的工程师。


2016 年,AntV 的用户开始增多,不断有用户询问能不能做流程图、关系图。甚至有个用户给 AntV 写了一封 2000 多字的长信,讲述了流程图在业务中的重要性和当前开源解决方案中遇到的问题。虽然之前 AntV 也尝试做过很多流程图,但最后结果都不尽如人意。用户的信打动了萧庆,他找到玉伯说想做关系可视化。此时口碑的业务刚起来,商家系统流程急需关系数据可视化解决方案。本着提供半自动化流程图的概念,G6 开始起航。



缘续

产品和团队都要发展,吸引人才的需求尤为迫切。绝云导演这对日本归来的好友当时还在数据平台部做着蚂蚁自己的 BI 工具 DeepInsight,他们也在寻找可视化人才。他们不约而同地撩到了 ECharts 的作者林峰,想要拉他入伙。此时的林峰已经离开了百度,正在第二次创业中挣扎。无心插柳,他最终被引荐给了玉伯,惺惺相惜之下很快他两就走在了一起。


于是,16 年 11 月蚂蚁多了一位御术·林峰,部门月会上他第一次见到了 AntV 的设计负责人珊儿御术一直都记得当他介绍自己是 ECharts 的作者时珊儿两眼发光的表情,以为自己碰到了知己。但后来御术才知道,原来她只是欣赏这个产品,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哥对可视化的痴迷以及对这个产品的分量。尽管如此,在后来的合作中,这两人还是被对方身上的专业、专注深深吸引,成为会议室里可以互怼撕逼,出门就情同手足的默契搭档。


在和团队不断深入了解和磨合后,17 年 3 月,AntV 的接力棒正式交到了御术手上。这位 ECharts 的创始人要开始革自己的命,挑战更高的高度,将 AntV 打造成超越 ECharts 的存在。然而,此时御术面对的是一个进入发展瓶颈期的 AntV。由于业务的压力,G2 的 3.0 版本必须要往帖近图表类型方向去靠,茫然于如何保证自身的纯粹性。G6 从无到有,正摸着石头过河,准备转向重编辑器方向,但在用户的叫好声中却感觉到越来越重的负担。G2 的移动端版本变身 F2,尚且前途未卜。


无巧不成书,正在御术新官上任渴求力量之时,当初最早勾搭他的绝云加入了 AntV。大魔王绝云,这位清华高材生的加入大大增强了团队的技术实力,也提升了团队的信心。随着绝云逐渐扛起了 G2 的担子,其他各个方向也慢慢找到自己道路,AntV 进入了产品矩阵的快速发展阶段。


先是有田牵头图可视化方向发布了  G6 1.0 版本,G 代表 Graph,6 取自六度空间理论这个社交网络分析里常见到的数学猜想,自此 AntV 懵懵懂懂地开进了「图可视化」的星辰大海。如果说有田搭建了 G6 的骨架,那么之后加入的完白就是实实在在地给 G6 注入了魂。这位 PAI(蚂蚁人工智能算法搭建平台)的设计之父是蚂蚁最早涉及重度图编辑场景的设计师,我们尊称他“白大爷”。G6 的设计之父是用专业说话的,每一个逻辑、展示、交互设计,白大爷都给出了让人惊叹的细节。



开源

2017 年 11 月 22 日,G2 3.0 正式开源。AntV 花了三年时间,终于交出了第一个开源版本,从此 1122 也被定位为 AntV 的品牌日。陪伴 AntV 最久的设计师顾倾筹划、主持了 AntV 的第一个品牌日(以及之后的每一个品牌日)。


image.png


更让大家惊喜的是,图形语法的作者 Leland Wilkinson 亲自回复了我们,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这让团队的所有成员都士气满满。


image.png


随后再飞接手掌舵 F2 的发展,F2 寓意是 Fast & Fluency,是 AntV 面向当下移动互联网,更是面向未来 IoT 时代的可视化解决方案设计师对于可视化研发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性,所有人都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在得到 F2 首任设计师画康非常给力的支持再飞的开发真的再飞了起来,坊间一直都说“飞飞很能写”,此刻更是实至名归。不到三个月,两人包揽所有的业务调研、设计、开发、文档、教程、运营、推广,全新的 F2 开源一个月后 star 数量直逼 G2。


到了 2018 年上半年,G2 支持的系统数量已经增长到了两三千个,F2 被应用到阿里经济体所有主流 App 端接受日均千万 UV 无数移动设备机型的挑战,G6 成为了整个集团做流程图的基础设施。虽然刚刚走上正轨,但 AntV 想做的还有很多,很多,于是...



致远

18 年 3 月,伊斯坦布尔的一个凌晨,正在旅行的米法被 HR 的电话叫醒。这位在新华网做数据新闻的首席可视化工程师决定来为 AntV 开创 Storytelling 的新方向。作为一位根正苗红的艺术生,从爱丁堡大学著名的设计和数字媒体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米法因为很多程序员实现不了她的设计而毅然弃笔从戎自学了编程,随后凭制作数据新闻的能力屡获大奖。当她见到御术真人的时候,感到此人与其“略显中二”的微博头像看起来很不相同,实则是一个稳重可靠的大哥哥。在御术的感召下,AntV 多了一条 Storytelling 的支线剧情。


18 年 5 月,距离他在北京 R 会上给那时的林峰递上一张名片说“考虑一下加入我们公司吧”已经过去了 2 年,这个家伙被2年后的御术拉进了 AntV 团队,他给自己起了个花名叫象数。当时,在国家测绘局的最新规定和资质要求下,很多没有地图资质的应用、服务被迫关闭,影响严重。在这个背景下,蚂蚁金服 AntV、高德开放平台、阿里云 DataV 很快启动了共建大阿里地理空间数据可视化项目:L7。L 代表 Location,7 代表世界七大洲,寓意能为全球位置数据提供可视化能力,同时希望彻底解决这个地图法规风险。象数,这位地理专业出身的 GIS 圈小网红,以一己之力扛起了 AntV 地理可视化大旗。


18 年 7 月,超强实习生十吾来了。难得的可视化科班出身的同学,发过可视化领域顶会论文——三篇!是的,三篇 IEEE Vis 上的论文,钻研图可视化领域的她,一出场就带来了干货溢出的专业分享,说得大家一愣一愣的。面对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美少女,大家都被她的专业和聪敏折服,已经没有人再质疑过她过五关斩六将直取蚂蚁校招 Offer 是因为她有着闭月羞花的容貌加成(单身),自此 AntV 图可视化方向有了巨大的潜力。


ChinaVis 2018,牛津大学可视化泰斗 Prof. Min Chen 来到上海,他曾经的学生步茗正在向他介绍自己当下在智能可视化方面的工作成果。步茗留意到与他擦肩而过的御术,只觉此人有点眼熟,却没有认出他就是林峰。其实,他们四年前就有过往来。那时 ECharts 2.0 发布,还在牛津钻研机器学习和可视分析的步茗注意到了这个有趣的产品,曾专门给林峰发过邮件。会后,步茗偶然在微博上看到了御术携团队在 ChinaVis 上的合影,心想原来那个人就是林峰?!通过他微博上那个万年不变略显中二的头像,实在无法拟合出这真容的模样。几番寒暄。九月,步茗加入了 AntV,并为 AntV 画出了智能可视化框架体系 AVA 的大图。


image.png


潜心之处,众有所归。当 AntV 迎接第二个年度品牌日时,我们邀请了几位与 AntV 紧密同行的伙伴一起回顾了过去一年 AntV 的生态发展,48 位开发者,3k+ 次代码提交,近 1.5w 新增 star,一路走来离不开伙伴、用户的支持,且行切珍惜。同月,导演带着 DeepInsight 与 AntV 联姻,为全面升级可视化引擎而战斗,AntV 的参与者一下子多了逍为广知轻声山果长哲翎刀随后不久,大屏厂商海云数据的前端负责人聚则,东北大学信息设计与可视化毕业并留美工作两年后归来的资深可视化设计师幕阑相继加入,AntV 新生力量涌现。


image.png


19 年 5 月,跨部门多职能组成的 AntV 工作组成立,更多志同道合的人走在了一起,AntV 的花名单又加上了好多名字:问崖、镜曦、柏愚、拾锋、沧东、不过、诸岳、索丘、璆鸣、白弦、福晋、新茗、早弦、乌诺、光生。就在AntV 团队规模空前壮大的之时,传说级大神、Ant Design 掌舵人偏右以及其设计灵魂林外也加入到 AntV 的建设中来无法估量这对 Ant Design 背后的男人将会给 AntV 带来什么变化。


image.png



结语

如今,AntV 已经承载着太多人的梦想,她有可能成为这个领域未来的基础设施,我们十分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希望作为一个普通个体在短短百年的生命旅程中能为世界创造和留下点有价值的东西,让人们在数字世界里获得视觉化思考能力。


image.png


这是 AntV 的故事,仍在继续,期待未来有你 ...

-------------------------


AntV 品牌日的发布详情


AntV 项目链接

欢迎关注我们的 GitHub 项目,点亮 star 了解我们的实时动态,期待 pr:


DDD00438-adjust.jpg

AntV 2019.11.22